刑事诉讼works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刑事诉讼 精神分裂症患者看守所死亡 曾砍伤民警被批捕

精神分裂症患者看守所死亡 曾砍伤民警被批捕

来源:绍兴刑事律师   网址:http://www.zmxsszls.com/   时间:2016-11-02 10:11:05

分享到:0

中国新闻网12月23日报道 12月13日,31岁的马可死于北京市第二看守所重症监护病房。诊断证明称,马可死于多器官功能衰竭、感染性休克等6项病症及两处骨折。

马可的母亲李小玫称,9月22日,马可犯精神病,她请警察协助将马克送往医院。这一过程中,马可持刀将一名警察砍成重伤。随后,马可被刑拘。10月29日,马可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捕。安定医院此前确诊马可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,生命体征平稳。这样一名患者在看守所84天后离世。

马可被刑拘后,李小玫写下了《每天日记》,记录84天内,她为救儿子的奔波。马可离世后,《每天日记》变成空白。

伤警

《每天日记》2009年9月22日:马可打我的脸和头,要把我从窗户弄出去,挖我的器官。这几天他越来越风(疯)狂、烦躁。

9月22日晚6点,李小玫推开家门跑出去,“我儿子犯精神病了,他要打死我”。

她跑到楼下丰台公安分局石榴园派出所报警,要求警察把犯病的马可送往安定医院。

随后,李小玫带着七八个警察回来。她让警察藏在楼梯边,自己按门铃对马可说,“是我”,门开了。邻居郭雪莲看到了这一幕。

紧接着,郭雪莲听到一个男声喊“出去”。声音熟悉,郭雪莲回忆,几分钟前,马可站在郭雪莲门前大喊,“我听音乐吵你不”。郭雪莲开门后,对马可说“不吵”。然后,马可把衣服搭在肩上,摇晃着回了家。

紧接着,郭雪莲看到警察退回到门口。“我感到害怕就把门关上了,之后就不知道出什么事了。”

接下来的事情超出所有人预料。李小玫称,马可进屋又出来,警察步步跟着他。“马可这时发怒了,又让我们出去,门关了两次,这时听见有人说有刀。”

她跟着警察往外跑到楼梯口,看到一个警察手护着头,有血流出。随后,马可被制服,送往丰台分局。受伤民警被送往天坛医院。李小玫也被带到石榴园派出所等待调查。

事发当晚,马可所在的单元楼采取管制措施。

马可家对门的邻居林月月9点回家时,发现一层电梯口有血迹,上面铺着纸箱,电梯里也有血。到了20层后,发现楼梯口也有血。这时,她看见马可家开着门,警察进进出出。

林月月隐约觉得事情跟马可有关。虽然她从未听说过马可有精神分裂症,但事发前几天,她看见马可在楼梯口处摆弄床单,“眼睛不对劲,绝不单单是不打招呼。”

案发时到底发生了什么?

根据马可案件原委托代理律师陈学增于11月18日会见马可的笔录,马可称:“好像是怎么说来人了,我当时不知道是警察,我拿的水果刀、菜刀,他往我身上倒,我可能划一刀砍一刀。”

丰台警方对于事发的描述是,值班民警黄红飞等人赶到李小玫家中,发现马可手持两把尖刀情绪激动。为避免伤及现场围观群众,民警安抚马可的同时,立即疏散群众。马可突然冲向人群,持刀将正在疏散群众的民警黄红飞颈部、头部扎伤。马可趁乱逃往楼下时被民警制服。

民警黄红飞经法医鉴定为重伤。

刑拘

《每天日记》2009年10月19日:马可的司法鉴定下来了,丰台看守所牛一萌告诉我:“马可鉴定是精神分裂症,在实施为(违)法行为时受精神积(疾)病影响,变(辩)认控制能力削弱,限制责任能力。”7天之内送检察院批捕马可。

9月23日下午,李小玫被叫到丰台分局,预审科警察给她一份通知书,上面写有马可“涉嫌故意杀人罪”,李小玫质疑“马可是犯病伤人,不应该是‘故意杀人’”。

丰台警方随后将马可刑事拘留,同时向司法鉴定机构申请为其做精神鉴定,并将其列为看守所重点观察对象。

李小玫向警方提交了安定医院确诊马可为“精神分裂症”的病历,以及医院开具的因精神分裂症截止到2009年10月1日的休假证明。

李小玫随后不断给警方打电话,以“马可有病”为由,要求“释放就医”。9月24日,警方要求李小玫前往安定医院就诊,确认其是否也有精神疾病。

根据9月24日李小玫在安定医院的警方伴诊病历,医生给出李小玫的诊断结果为“急性应激状态”。结合马可事件对李小玫的打击,专家分析属于合理的情绪反应。

李小玫称,如果安定医院诊断她也有精神病,肯定会被送医强制治疗。有了这份诊断结果,等待司法鉴定的一个月,李小玫天天去石榴园派出所,一坐坐一天,有时到半夜才离开。

“我每天重复马可有精神病,要求把马可放了,去医院看病。派出所岳所长不接手机,范科长也不管,让我等。”李小玫等来的是,警方给出的马可袭警时“限制责任能力人”的司法鉴定。

对于马可的家属及律师提出对马可要求取保的申请,分局预审处根据《刑诉法》第六十条之规定,马可虽患有疾病,但是其本人同样患有精神方面的疾病,而且涉及严重暴力犯罪,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害性,因此,对申请不予批准。

10月19日,经北京市法医精神学鉴定中心鉴定,马可患有精神分裂症,在实施违法行为时,受精神病影响,辨认、控制能力削弱,系限制责任能力人,应负法律责任。

按照《刑法》规定,“限制责任能力人”意味着马可将为此承担法律责任。

对于这份司法鉴定,马可案件原代理律师陈学增表示质疑。“事发后24小时做的司法鉴定,如何能判定其事发时的精神状态?”

北京旗鉴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晓原认为,李小玫报警前提是马可犯精神病,也是警方到案发现场的前提,“涉嫌故意杀人罪”需要有犯罪动机,马可犯病时动机何在?对此,警方称,民警在安抚马可过程中,马可突然持刀冲向民警,致民警受重伤。按照《刑事诉讼法》规定,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将其拘留。

逮捕

《每天日记》10月29日:卖掉金首饰,请律师。

10月29日,马可被批准逮捕。

10月30日,李小玫收到逮捕通知书称:马可因涉嫌故意杀人罪,经丰台区人民检察院批准,于2009年10月29日由本局执行逮捕,现羁押在北京市第二看守所。

为使马可免予刑罚,她问到了受伤民警的姓名以及住院地。

李小玫在天坛医院一房一房查找,没找到。在卖饭票处,她终于打听到了黄红飞的科室病床号。“我的目地(的)是想把这事解决一下,看化(花)钱赔偿,让马可先看病,黄不干。”李小玫在当天日记里写到。

此时,马可已因病进入北京市第二看守所治疗。

根据第二看守所出具的入院病历,警方代诉:10月24日,(马可)无明显诱因出现上腹疼痛,伴呕吐,10月27日病情加重。当天,马可被初步诊断为:急性胆囊炎?胆系感染?急性胰腺炎?以及右肱骨大结节陈旧性撕脱骨折。

经过事后了解,马可入院时的这些病症,成了其走向死亡的诱因。

11月2日,医院对马可更全面的检查报告显示,与前次片比较,双侧胸腔少量积液,腰椎左侧横突骨折,但也属于陈旧性骨折。知情人士分析,腰椎横突骨折说明病人受到外力。

11月18日,应李小玫要求,警方安排马可在丰台公安分局会见律师陈学增。

陈律师回忆,那天他隔着玻璃看见马可披着军大衣,脸上并没有明显伤痕,身体其它部位看不到。马可对律师说,自己右肩骨折,并解释说是9月22日抓他时弄的。

但是,对于“腰椎左侧横突骨折”,此次谈话没有涉及。

死亡

《每天日记》2009年12月9日:当晚10点,接丰台分局电话,取保候审批了。来的警察将我接到了第二看守所。

12月9日,李小玫接到了丰台警方同意马可取保候审的电话。

此时,马可已从第二看守所四区科室2床转入重症监护室。

李小玫到达时,院方已下达了病危通知书。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我儿子快死了?”李小玫认为,两个多月内,她无数次要求警方取保候审,均得不到支持。警方在马可已经病危时又通知可以取保候审,有推卸责任之嫌,她不能签字。

李小玫拿着写有马可病情的笔记本往返多家医院,咨询马可病情有多严重,得到的结果都是“必须马上救治”。

然而,不签取保候审,李小玫无法将马可从第二看守所转往其他综合性医院抢救。

僵持了四天。12月13日,马可死在第二看守所。

根据马可的死亡医学证明书,其死亡原因为多器官功能衰竭、呼吸窘迫综合征、感染性休克。第二看守所当天的诊断证明书称,马可死时

联系我们contact

more

  • 范望平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  • 13335815029
  • 273730221@qq.com
  • 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延安东路禹建新地大厦9楼